Banner
首页 > 新闻动态 > 内容
如何为乡村教育赋能?听听这群清华校友们怎么说
- 2019-11-05-

2019年11月2日下午,以“乡村教育之痛·无问西东”为主题的乡村教育公益论坛在深圳鹏瑞莱福士酒店举行。本次论坛由弘慧教育发展基金会主办、深圳市清华大学校友会协办。  

本次论坛以“乡村教育之痛·无问西东”为主题,聚焦中国目前乡村教育存在的难点、痛点问题,希望藉此连接更多的清华校友和社会有识之士,深度关注乡村教育问题,集社会之力共同探讨解决问题的路径。清华大学深圳国际研究生院党委书记、深圳市清华大学校友会会长武晓峰,弘慧基金会理事长、清华校友张帆,弘慧基金会副理事长、清华校友李少波,深圳市清华大学校友会副会长刘迅及各位弘慧基金理事、深圳清华校友等近100名嘉宾参与了本次论坛。

论坛伊始,弘慧基金会副理事长、创始人李少波及清华大学深圳国际研究生院党委书记、深圳市清华大学校友会会长武晓峰分别进行了致辞。李少波首先介绍了弘慧基金的创建历史,从2001年设立的“湖南省沅陵县一中赢帆奖学金”到今天的弘慧教育发展基金会,弘慧基金走过了18年。2008年,弘慧基金正式诞生,从诞生到现在,弘慧基金成长了11年,目前弘慧基金会已经成为5A级非公募基金会,连续六年取得中国基金会透明指数全国排名第一,并获民政部授予的“全国先进社会组织”称号。  

随后,武晓峰介绍了弘慧基金和深圳清华校友会的合作历程。他指出,弘慧基本正在肩负的乡村教育责任具有特殊意义。同时他也为清华人感到自豪,在座各位清华校友正在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支持着教育事业的发展。  

弘慧教育基金会理事长、创始人张帆发表了以“乡村教育的痛点与出路”为主题的演讲。张帆从自己的角度分享了过去十多年扎根在乡村教育领域的感受,张帆指出,中国每年有1700万同龄孩子,45%在城市,55%在县城和乡村,因为资源的不均衡,每年有400万农村孩子没能踏入高中的门槛。这400万孩子的出路在哪里?是当前乡村教育应该思考的一个问题。

同时,张帆提到,目前乡村孩子独立生活的能力正在急剧下降,“穷人富养”的现象导致了大量孩子失去人际交往、独立思考等能力,这也是弘慧基金正在努力的方向,弘慧基金的根本目的是做适合乡村孩子的教育,让乡村孩子有尊严地融入社会。  

论坛邀请了多年来扎根乡村教育的两位乡村校长代表进行了“我所认识的乡村教育”的主题演讲。湖南省蓝山县楠士镇中心小学副校长盘晓红分享了自己这些年在乡村小学的工作,指出当前乡村教育最大的问题在于乡村学校留守儿童的比例非常高。同时因为网络时代的来临,孩子们面临着许许多多的不良诱惑,导致很多孩子内心迷茫。为此,她开创了美心课,着重净化孩子的心灵,注重乡村孩子的人格教育。

湖南省溆浦县卢峰镇中学校长黄小峰则指出,乡村教师流失严重是当前乡村教育一个不争的事实。要想改变这种局面任重道远,因此乡村教育的发展必须依靠乡村本地的力量,要在孩子们心中埋下爱家乡的种子,办有根的教育。

随后,两位清华校友代表也就“我所认识的乡村教育”分享了见解。深圳市清华大学校友会副会长刘迅回忆了清华教授、恩师赵家和的公益经历,让他对清华人的使命有了更深的理解。他指出,中国将来可能因为教育产生巨大的鸿沟,我们因为所受的教育得到了更好的发展,那么回头来一定要反哺教育,扶贫助困。深圳市清华大学校友会副会长陈建湘分享了自己在乡村教育上的工作。他希望基金会能凝聚社会更多的力量,为偏远地区的人群提供医疗帮助和人文关怀。同时对于乡村教育的方式,他认为,“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希望乡村教育能够着力于给乡村孩子更好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能够持之以恒地帮助他们,改变孩子们的人生。

同时,本次论坛还就“什么是适合乡村孩子的教育?”、“高知人群的社会责任与担当”等主题展开了两次嘉宾对谈。几位嘉宾分别分享了自己在公益路上的感受,嘉宾们指出,目前乡村教育不仅仅需要金钱,更多的是需要对乡村孩子人格的关心。乡村教育和城市教育本质上都是育人的教育,乡村教育的最终目的不在于学历的比例,而在于培养乡村孩子们进入社会的能力。

论坛最后,弘慧教育专家、原绍兴一中校长朱雯分享了自己37年教师生涯的感受,她提到目前乡村教育最关键的是心灵的陪伴,也很高兴弘慧基金能够关注到乡村孩子心灵的成长。希望弘慧基金能把成功的模式推广到全国,发挥更多的社会价值。

清华大学深圳国际研究生院党委书记、深圳市清华大学校友会会长武晓峰作了最后总结,他表示,乡村教育论坛是一个非常高水平也很接地气的论坛,很高兴今天越来越多的企业家表达了尽自己力量去帮助乡村教育的意愿。今天,大家对乡村教育的未来充满了信心,这种信心需要大家继续加把劲,在各行各业发光发热,通过越来越好的条件去建设更加美好的明天。

据了解,弘慧教育发展基金会于2019年暑期对湖南西部的几个项目县域进行了初步调研,得到了令人震惊的数据:以县域为单位,只有30-40%的同龄孩子能够就读高中(含职业高中),而在乡镇初中就读的孩子,只有15%左右的孩子有机会就读高中。中国的学龄前孩子有70%左右生活在农村(含县城),有60%左右的孩子在县城及县城以下的乡村学校接受义务教育,而全国在乡镇学校读初中的孩子数量,高达1500万左右。